当前位置:首页 >>> 乱伦文学 >>> 求欢的老师
[上一篇:精瘦的女同桌] [下一篇:三姨母女三人]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75aa.com 加入收藏夹!


相隔只有一道透明的玻璃墙幕,灯火辉煌的城市却好似另一个星系般遥远。

空间与时间的概念在混乱的意识中已无法辨别,唯一让她觉得真实的,只有此刻自己体内如海啸一样肆意奔涌的滔天情欲。

沈春芸原本清澈深邃的一双美目,此刻也像窗外闪烁的灯火一样,忽而澄净,忽而迷离。她的呼吸随着情欲的蒸腾而变的紊乱,柳眉紧蹙,瑶鼻翕动,往日白皙胜雪,清丽如月的俏丽面庞更是布满红晕,艳若山间盛放的杏花。

更让她感到窘迫的是,自己的私处在少年的粗暴的进犯下早已濡湿不堪。明明知道自己与眼前的少年连逢场作戏都算不上,但他的每一次抽插都让她的小穴释放出难以言喻的激刺快感,每次当火热硬挺的阳具要退出时,狭长紧窄的蜜穴都像有意识一般用嫩肉将它紧紧吸住,似乎是舍不得它离开。

「亲爱的老师,你知道你的骚穴有多么紧吗?我的那玩意都快被榨干了。这么淫荡的身体,生来就是要给男人糟蹋的。听说你一个星期前还是处女对吗?」叫她「老师」的这个恶劣少年一边不遗余力地蹂躏着怀里气喘吁吁的绝色丽人,一边以污言秽语消磨着她的自尊心。

「啊,啊……不是的,我是被迫的……」

颠簸在情潮之中的她已无力分辨,口中的破碎娇吟,与其说是辩白,不如说是催情的药剂。

「还敢嘴硬?」少年脸上掠过邪恶的笑意,摆动腰身,发狠地猛力挺送了十数下,每一次都刺入沈春芸泛滥成灾的蜜径最深处。

除了一声声销魂的娇媚淫叫之外,沈春芸再也发不出别的声音。她只觉得口唇无比干渴,身体热到快要燃烧。她虚弱地依靠在卧室的玻璃窗之上,衣料高档,剪裁得体的粉色碎花连衣裙依然完好地包裹着她的上半身,勾勒出她窈窕玲珑的傲人曲线,也勉强维持着这位佳人一贯保持的优雅和端庄。但裙摆却被高高撩起,凌乱不堪地缠在腰际。一双丰腴而修长的诱人美腿被少年强横地分开,随着少年的冲刺而不停地颤动。至于两人身体的结合处,早已被沈春芸分泌出的蜜液浸得湿透。房间里洋溢的春色不仅让此刻正在肆意玩弄身下佳人的无赖学生舒服得如野兽一般低吼连连,恐怕也会令每一个见到这一幕的男人都变得疯狂!

眼前的少年似乎有着无穷无尽的精力,他粗大硬挺的阳具像是被马达驱动的钻头一样不停地在美丽的女教师体内进进出出,每一次抽插都带着野蛮的力量,恨不得能把身下绰约娇柔的玉体生生碾碎。原本紧窄幽深的花穴在阳具持续而狂野的攻击下一寸寸地张开,敏感的花壁嫩肉在龟头的研磨下蠕动不已,分泌出大量滑腻晶莹的液体,令少年的抽插更为顺利和快速。

在过去的一周里沈春芸已尝到男女交欢的销魂快感,但被如此狂野地占有和侵犯却是从未有过的经验,无休无止,令人疯狂的肉欲激情更是超出了她的想象。

少年滚烫的阳具在自己体内的每一次律动都让她的体温跟着升高一度,她觉得自己随时都被烧成一团火焰,一堆灰烬。她觉得自己的蜜穴内好像有千万只蚂蚁在同时啮咬着,阵阵快感如同电流般在她体内乱窜。然而她的理智还没有完全失去,她勉力咬紧樱唇,皱着眉头,不让自己淫靡的媚叫声再次冲口而出。

极力压抑的快感欲求与拼命固守的理智她清丽无伦的面庞上交织出充满难以言喻的复杂表情,显得既楚楚可怜又无比魅惑。这撩人的媚色让少年的兽欲更加难以遏制。他粗壮的手臂将沈春芸猛地从玻璃窗前抱离,像托小娃娃一样将她轻盈苗条的身体抱在胸前,又忽然重重地放下。昂头怒立的阳具立刻像巨蟒一样直直地钻入了沈春芸空虚的幽径,灼热的龟头冲开层层蜜肉的纠缠,深入到她无法想象的深处,在那一瞬间她觉得自己整个身体都被贯穿了。紧接着惊雷般的快感便在她体内爆炸开来。

「不要……啊……啊……」这快感超出了神经所能承受的强度极限,意乱情迷之中,一连串高亢的媚叫声伴随着一串串明亮的泪珠同时洒落。

「怎么了?亲爱的老师,我换一个姿势你就受不了了?这才刚刚开始呢……」少年冷酷的声音再次如魔咒般传来。

「求你……放我下来吧……」她已彻底放弃顽抗,只剩嘤嘤的哭求。

「放你下来?老师在说什么呢?刚才还叫的像个荡妇,现在又要装女神了吗?」说着,少年再次托起沈春芸挺翘而绵软的美臀,自下而上展开又一波猛攻。

「哦……哦……啊呀……」

肉欲的刺激像毒素一样控制了她的每一根神经,她的身子已变得酥麻瘫软,不受控制。她的意识像风中棉絮一样飘忽不定,只有情欲如涨潮的河水一样越来越高,就要将她吞没!急迫逼人的快感让一向温婉矜持的绝色女教师抛弃了一切顾忌和尊严,再次忘情地尖叫起来。

此刻她再也不去想她曾经多么憎恨眼前这个邪恶的少年,她忘记了自己教师的身份,忘记了他是她的学生,忘记了就在几个小时前她还优雅地站在讲台上为他上课,既然已经沦落,就干脆坠落到万劫不复的深渊里去吧!

不知何时,她柔嫩白皙的双臂紧紧地攀住了少年的脖颈,赤裸的丰腴美腿缠在少年的腰间。当少年硕大的阳具冲撞她湿滑不堪的花穴时,她已不再试图抗拒,而是本能地让双腿更加向外张开,好让他如铁棍一样坚挺而火热的阳具探入蜜穴更多一些,从而获取更大更刺激的快感。她紧致幽深的蜜穴又湿又热,犹如春天解冻的河流一般渐渐融化。空荡的房间里啪啪的肉体撞击声,女人的迷乱的娇喘声,少年粗重的呼吸声交错在一起,构成一支无比诱惑的情欲交响曲。

沈春芸的一张俏脸上此刻被火热的情欲熏蒸出一层细密的汗珠,平时总是冷漠自持的神情被发自内心的焦灼欲求所取代。她的眼睛半睁半闭,满是春意。眼角还残余着点点泪痕,扇贝形的睫毛随着身体深处汹涌的情欲而不停地颤动着。

有几丝黑发被汗水粘在脸颊上,与白里透红的肌肤相映衬,更显得说不出的性感妩媚。

眼中是绝色丽人既清纯又美艳的可人娇容,耳畔是仙子一般的女教师美妙撩人的声声媚叫,身下柔弱无骨的玉体传来一阵阵情难自禁的律动,少年得意地狂笑起来,他的心中涌起莫大的满足感,因为他知道自己终于将平日里心高气傲,冰清玉洁而又妩媚诱人的绝色尤物,不知多少男人幻想过而又不敢亲近的女神彻彻底底地征服在了自己的胯下。

于是他改变策略,不再一味莽撞地驰骋。他的大手紧紧扣住沈春芸的浑圆而柔软的两瓣美臀,纤长的手指嵌进嫩肉之中,让她的小穴最大限度地与自己的阳具契合在一起。他摆动腰身,调整阳具抽插的强度和频率,忽而直捣黄龙,忽而九浅一深,忽而轻磨慢碾,凭借自己对女性身体的了解,再加上自己熟稔的性爱技巧,决意要一鼓作气地把一向高高在上的冰山女神的意志完全瓦解,让她永远沦陷在淫靡的肉欲之中,再难回头。

生性温柔娴静的美丽女教师哪里抵御得了少年坚韧而高超的攻势。他每一次的冲击,力道都拿捏的恰到好处,在给与她七分快感的同时,故意不让她得到最大的满足。他在她体内转动热铁般的阳具,徐徐地碾压,摩擦内壁上每一寸娇媚敏感的嫩肉,隐秘的小穴内顿时充满难耐的奇痒与酥麻,像被无数根羽毛轻轻撩拨着,像被下了蛊毒一样难以摆脱。她恨不得能自己把手伸进去肆意地抓挠。每次当他的阳具暂时退出时,她都无比渴望小穴被再次填满,好缓解一下那令人疯狂的麻痒感。她真的好痒好痒!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只剩下一种感觉,为了止住小穴里钻心的酥痒,她愿意做任何任何事!偏偏他又迟迟引而不发,若有所待。

清纯美丽的女教师再也无法忍耐。她莲藕般娇嫩优美的双臂紧紧攀住少年的后背,玉腿张开到了极限,她再也顾不得羞耻,挺动起柔软的蛇腰,主动去迎接少年的屹立的「凶器」。早已如烂泥般腻滑的小穴像小嘴一样紧紧含住那唯一能解救她的钥匙,想要把它永远留在自己体内。往日亮若晨星的美丽眸子现在荡漾着氤氲的水气,一头柔顺的长发随臻首的摆动而扬起,如花的娇靥布满云霞,美艳得难以描述。由于重心的转移,她曲线浮凸的上身无意识地向后扬起,自柔肩到胯部弯成了一张弓,恰巧把鲜嫩洁白的玉颈送到少年的眼前。她傲人的双峰更是高高举起,因敏感而变得硬挺的乳尖不时隔着薄薄的一层衣料与少年的胸膛相摩擦,为她熊熊燃烧的欲火再浇上一把油。若是沈春芸知道自己有一天会以如此放荡淫靡的模样在男人身下求欢,她当初死也会逃避被自己的学生淫辱的命运!

然而这清丽无匹,气质如兰的绝色美人现在已经无从选择。她已不是什么被同事羡慕,被学生尊敬的女神,她只是一个情欲煎熬中的平凡女人,长久被压抑的欲望一旦释放出来,比普通人的欲求更为强烈。她口中娇呼不停,指甲紧紧抓进少年布满汗滴的后背里,赤裸的玉腿不住地痉挛,像章鱼一样缠在少年的腰上,同时一刻不断地扭摆着光滑纤细的腰肢,好让小穴更加顺利地吞吐少年的硕大阳具。活脱脱一个媚骨天成的荡妇形象,哪里还有半点往日里的甜美端庄?

少年不失时机地俯下身去,一边舔舐着沈春芸羊脂白玉般温润的颈项,一边在她耳边低声引诱道:「老师,叫我老公,快点。」她至今还从未叫过任何男人「老公」,这个词对她来说太过陌生和羞人,即便她的意识已经是一团混沌,她也无法说出这两个字。

「我不……」她梦呓似地喃喃道。

少年脸上掠过一丝不悦的神情,牙关一咬,生生地将火热的阳具从沈春芸的体内抽出,只抵在花穴的入口处,不肯再插入进去。

濡湿的花壁一下子失去了抚慰,骚动的小穴顿时空虚,受刑一般的麻痒感立刻直冲脑髓,火热而淫荡的身体已经渐渐被推向情潮的巅峰,紧要关头,他却不要她了!她像个忽然被夺走玩具的小女孩一样,嘤嘤地哭泣起来。

「给我,啊快给我……」她无助地呻吟着。

「叫我老公。」少年重复道,一边说,一边以牙齿和舌头玩弄着她娇小的耳垂。

剧烈而残忍的奇痒像是要将她吞噬,她狭长幽邃的蜜穴里似乎布满了毒液正在寸寸糜烂,她身体的每寸肌肤好像都有一只虫子在疯狂撕咬。她真的受不了了!

她紧闭双眼,晶莹剔透的泪珠再次夺眶而出。

「老公,快给我啊——」一声令人魂销骨蚀的娇吟终于溢出她的樱唇。

「就是这样,再多叫几声!」少年得意地命令道。

「唔,老公,老公,老公——」

「好,美丽的沈老师,你的亲亲老公来啦。」

少年不再迟疑,他低吼一声,身子往前一送,再次将等待多时的坚挺阳物埋入沈春芸体内。暴怒的肉棒尽根而入,一下便击中了沈春芸最幽深,最神秘也最敏感的娇蕊花心。

随着花心的一阵震颤,前所未有的强烈官能快感像电流般窜向全身。这一击,也决定性地击垮了她仅存的最后一丝理性。她觉得牵住自己的最后一根线刹那间断开了,意识像随风飘荡的风筝,只有肉体的快感才是唯一的依托……此时鏖战许久的少年额头上也是大汗淋漓,他知道自己也坚持不了太久了。

于是他使出全身力气,像搏斗中的野兽一样疯狂地蹂躏着身下这具既无比驯服又充满弹性的美妙玉体,铁杵般的阳具毫不怜惜地刮擦着肿胀不堪的柔嫩花径,发烫的龟头连续撞击着角色老师娇媚而柔软的花心,一次一次令沉沦在欲海中的仙子老师发出恐惧而甜蜜的呼叫。

沈春芸的身体欲望的大门已完全打开。她从不知道人世间居然有如此蚀骨销魂的悦乐,生平第一次,她明白了身为女人的意义。她的身心和灵魂都被纯粹的肉体愉悦感充实着,眼前的男人变得无比高大雄伟,像一具天神,充满威严与力量。她知道正是因为他她才可以这样快乐,只有他才能给予他这种快乐,她愿意无条件地服从他,雌伏在他身下,肆意痛饮他赐予她的生命甘泉!

「啊,老公,我想要你……」她从内心深处发出真挚而动情的呐喊。

她的小穴似乎感受到了主人心思的转换,变得愈加火热和敏感。阵阵爱液像决堤的河水一样不停地淌下,把地板都打湿了一片。少年的阳具受到玉液的润泽涨的更加粗大,占满了沈春芸蜜穴里的每一丝空间,也令抽插带来的愉悦感加倍敏锐。她只觉得蜜穴阵阵痉挛,那至为刺激的快感使她感到阵阵晕眩,恐怕就要承受不住!

她死死地抓住少年宽阔的后背,挺翘的乳尖隔着衣料在他坚实的胸膛上来回划动,并且以自己的脸颊迷乱地磨蹭着他稚气尚未完全褪尽的面孔。她被淫液沾湿的玉腿紧紧箍住男人的腰身,不顾一切地扭动着翘臀,迎合着他最后的最疯狂的冲刺。

少年也紧紧地抱住沈春芸,他抽插的频率已快到难以置信,每一次都携带者毁灭性的力量,似乎要把两人都炸成碎片。终于,在又一次无比凌厉地击中花心之后,他嘶吼一声,把灼热滚烫的阳精尽数射进了绝色女教师纯洁的子宫之内。

「啊啊啊啊啊!」

沈春芸眼前浮现出道道白光,头脑一片空白,意识漂向辽远的天际。只剩身体一阵癫狂的痉挛,在昏迷前最后一刻她用尽全力挺起洁白平坦的小腹与少年的阳具完美地契合在一起,当他的精液落入子宫的刹那,她同他一起达到了高潮。

【完】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75aa.com 加入收藏夹!

[上一篇:精瘦的女同桌] [下一篇:三姨母女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