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74aa.com 加入收藏夹!


  才转过了一个街口,薇姐的车就跟了上来。
  我无言地上了车。
  「怎么样?」她微笑着问。
  我不答。
  薇姐等了一阵,见我默不作声,便不再言语。
  车越开越快,没多久开到了江边的大堤上,这一带车少人少,据说曾经有人
在这里自杀。
  她忽然停车。
                 
  「发我脾气?」她直视前方,语气相当平淡。
  「你一直在外面?」我反问。
  「是我接婷婷过去的。」
  「我就猜到。」我长长地叹了口气,侧过头看她:「由此至终,我只是想要
你一个,你不愿意,那无所谓,我认命。但是一再地将不相关的人牵扯进来,会
不会太过火了点?」
  她转过头来看我,眼中隐泛泪光:「告诉你,那是我给你的最后一个机会。
再这样挑逗我,你不要后悔。」
  我深深地看进她眼中,那水光盈盈的双眼内似有一股流火。
  「事到如今,我还有什么好后悔?我唯一后悔的,就是当年没有留住你!」
  她的泪水终于缺堤而出,几乎与此同时,她吻住了我。
  苦涩的泪液渗入了唇角,在二人口中不住流转。我冲动地将她按住,她摸索
着放下椅背。我随即跨身过去,压在她身上恣意轻薄。
  她任我施为。
                 
  冬日下午四点的阳光穿过玻璃,暖暖地洒在身上。薇姐两条雪白的大腿环在
我的股间,双手扶着我的腰,浑身轻颤地迎接我的插入。
  穴中微润,不显干但也不算湿,滑得刚刚好,也因此,当龟头慢慢分开层层
肉障时便带来了最为舒爽的快感体验。
  区区十几公分的贴肉磨刮,已把薇姐刺激得媚眼如丝,娇喘连连。她晕红着
脸,口齿不清地轻呼着我的名字,同时下体嫩肉裹着我的硬物阵阵收缩,仿如吸
嘬。
  我不由自主地哆嗦了几下,勉力将龟首再度伸入几分,隐约间似乎触碰到一
处奇妙所在。这柔媚之处一旦被我按住死死挤压,薇姐便起了剧烈的反应。
  「啊……哈啊……啊啊啊啊啊……」
  随着压抑不住的高吭叫声而来的,是阴中泄出的一大注滑浆,温温热热,骚
麻入骨。我整个人都被薇姐死死抱住,那股力道令人由然生出一丝自豪。
  是的,这一刻,这个女人的身心完完全全地向我绽开了。
                 
  她渐渐平复,我却挺起身来开始了抽插。
  汁水淋漓的阴道无比湿滑,我每一下都几乎直入中宫,几番冲撞之下,薇姐
的身体又再度战栗起来。
  她伸出手轻抚着我的脸,眼中情意绵绵,朱色的双唇微开,粉红的舌尖俏皮
地伸出,勾引着我。
  我俯下身来嘬住了她的舌尖,双手从那柔滑的腰间向上,探入她的乳罩之中。
  细滑的乳肉,盈盈的一握。
  她的喘息声不知不觉间又加重了几分                 
  缠绵抽插了足有二百击,我才将肉棍拔出,抚着薇姐雪滑的大腿示意她翻过
身去。她轻咬下唇低低说了一声「讨厌」,才不甘心地翻身挺起了那又圆又白的
臀股。
  车厢之内,艳光四射。
  大概每个男人都会经过这样的阶段,初时懵懵懂懂,多半喜欢女人的乳房,
后来经验丰富了,就会越来越欣赏女人的屁股。
  尤其是那种肉乎乎的大白屁股。
  年轻的小女孩很少会持有这种无上的圣器,通常她们最可炫耀的是细如扶柳
的小蛮腰。倘若这种小蛮腰配上微熟妇人的大屁股,光是那惊人的腰臀比例就足
以令我暴射当场。
  阅片多年,有这种美妙身材的AV女优也属罕见。
                 
  很不巧,薇姐就有这样的大白雪股,还有这样的细柳蛮腰。视觉上的冲击直
抵下身,胯下的怒龙瞬息间再度胀大了几分。我双手扶住那雪滑的股肉,坚挺的
龙根抵紧了股间那一片狼藉,狠狠地捅入。
  每一下深入,薇姐都被我撞得向前一跌,最后终于一下撑不住,整个人扒了
下去。我并起她的双腿,从那股肉包裹的缝隙进入,慢慢体味那特殊的紧迫感。
  那种体位无法插得很深,但紧窒异常,快感强烈,没多久就令我缴了械。
                 
  我恋恋不舍地退出薇姐的身体,帮她清理腿心的秽物。
  她抚着我的手,轻声说:「文昊,你真的不后悔?」
  我俯身吻了吻她的唇,笑说:「为什么你总是要我后悔?」
  「因为,姐姐我不习惯和别人分享自己心爱的东西。你明白吗?」
  我不期然地打了冷颤。
  「没关系,我可以做你一辈子的情人。」我扔掉湿成一团的纸巾,手心覆上
了薇姐腿间的嫩肉,温柔地轻抚。
  「嗯……」她舒服地叹息一声,幽幽地说:「如果以后让我看见你和别的女
人一起,我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
  我奇怪地看着她的表情,问:「你究竟……发生过什么事?」
  「嗯,」她抱着我的手,微微地战栗着:「十年前,我曾经自杀过一次。」
  「什么?」我吃了一惊。
  「就在这附近。」她双腿用力地夹着我的手,轻声说:「当时我怀上了琪琪,
但那个男人却见异思迁。如果不是他跑得快,我几乎杀了他。」
  「那你现在的老公?」
  「是他救了我。那天,我一时想不开,就在这里跳河自杀,他正好路过,就
救了我。那段日子我一直恍恍惚惚,等我发现的时候,我已经嫁了给他。」
  「所以说,琪琪并不是他的女儿?」
  「不是。不过这么多年来,他对我和琪琪都很好,我实在不能和他离婚。虽
然我一直都没有爱过他。」
  这位兄弟,真可怜。我暗暗叹了口气。
  「文昊,你后悔了吗?」
  看着身下美妇那凄凄的表情,我拥住了她微微发冷的身体,再度插入。
  「薇姐,如果我真的变了心,你就算把我千刀万剐,我也心甘情愿。」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74aa.com 加入收藏夹!